王者荣耀直播 – 国安股权转让:高负债球队变不良资产 变更手续复杂_中超

国安股权转让:高负债球队变不良资产 变更手续复杂_中超

原标题:国安股权转让:高负债球队变不良资产 变更手续复杂

2021赛季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全面实施中性名政策的第一个赛季,王者荣耀直播 中超各队都在近期更改了符合要求的俱乐部名称。王者荣耀直播 纵观中超16家俱乐部,大连人无需改动,上海申花基本保留了原来队名,还有9队更改了新的队名。作为中国北方豪强的北京国安并不希望更名,他们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试图保住“北京国安”这个名字。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由于国安俱乐部高负债率和亏损的经营情况,国安股权转让一事大概率将被叫停,北京国安改名或势在必行。由此可见,令俱乐部有持续的收入,才能保证健康的运营和发展。

据悉,面对足协势在必行的全面实施中性名政策,大多数中超俱乐部都选择了妥协。目前,江苏苏宁、广州恒大淘宝、河北华夏幸福分别变为“江苏足球”、“广州足球”和“河北足球”,上海上港变为“上海海港”, 山东鲁能泰山变为“山东泰山”,天津泰达变为“天津津门虎”,广州富力变为“广州城”,深圳佳兆业和青岛黄海分别变为“深圳市足球”和“青岛市足球”。重足、卓尔和建业的更名工作还没有完成。如今只剩下国安和亚泰两家俱乐部还在为保留原名而努力。

2020年12月14日,中国足协发布了《关于各级职业联赛实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而这也是被外界称为“中性名”的政策。在这份通知中,中国足协要求在12月31日前递交初步核准的拟用名称。在多次交涉无果后,国安递交了延期申请,俱乐部第一大股东中赫集团希望通过收购中信集团所持有的俱乐部36%股份来保住“北京国安”这个名字。身为第一大股东的中赫集团态度非常明确,那就是国安要保留,为此,他们宁愿舍弃俱乐部名称中的“中赫”两字。最终足协则要求国安俱乐部在1月31日前提交非企业化名称和股权变更核心材料。

中赫方面为保住“北京国安”并不是简单的喊口号,他们信守诺言并动了真格,1月29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了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责任有限公司36%股权转让公告,国安同天也将相关材料提交给中国足协。不过转让工作的进度却不太顺利,在经过相关机构在经过严格评估后,给出的转让底价是1元。尽管1元的价格看似诱人,但俱乐部的负债达到了176460.8万元。也就是说,如果中赫成功收购中信所持有的俱乐部股权,也要负担起负债的36%,而这笔6亿多元的负债仅是中赫需要承担的一部分。国安高负债率和高亏损情况触目惊心。

近几个赛季,中赫集团为北京足球投资巨大,本就承担了不少的亏损。如今,如果再买断中信集团所持36%的股权,那他们也要承担这部分股权所带来的的6亿多债务。虽然理想是好的,但面对钱谈不拢的现实,中赫方面也是显得力不从心。此前有专业人事也提出过由第三方收购国安俱乐部36%股权的建议,但是鉴于如此的高负债率和高亏损情况,显然并没有人愿意接盘。此外除了资金问题,国安的股权变更还涉及国有资产等的重要事项,错综复杂的关系令这项工作实在难以开展。

根据原定计划,中信集团和中赫集团的高层领导将会在1月25至31日期间达成共识,而国安俱乐部也将定于在2月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球队股权变更及相关事宜。但由于中赫与中信集团的谈判进展并不像预期的那么顺利,因此新闻发布会不得不宣布推迟。不仅如此,发布会另行召开的时间悬而未定,一切的情况都在印证此次股权转让的难度和复杂。可以肯定的是,若股权变更一事无果,“北京国安”也将成为历史,俱乐部须将向足协申报新的中性名。

纵观中超,国安遭遇的困难也是一个普遍现象。随着近年来中国足球的金元模式,高投入低产出成为了普遍模式,足球俱乐部花销大却不挣钱成为了一种常态。根据媒体报道,2016年家中超累计投入92亿人民币,收入为30.9亿,平均每支俱乐部亏损4个亿。而在2017年媒体透露,中超累计亏损7亿美元,合人民币48.3亿元。2018年中超薪资高达6.96亿美元,相比之下J联赛薪资总额为2.4亿美元,而澳超薪资总额只有0.31亿美元。此后中国足协通过各种限薪政策开始降温,但已经无法挽回局面。

重庆当代和天津泰达是中超的一对“难兄难弟”,在全部16支球队之中,只有他们两家的球员目前还未在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签字。而工资奖金确认表也是能否顺利完成准入从而获得新赛季中超联赛参赛资格的重要条件。由于无法支付拖欠的工资和奖金,天津泰达能否顺利完成准入从而获得新赛季中超联赛的参赛资格还是个未知数。而在上个赛季,他们的兄弟球队天津天海就是这么的永远消失在了中国足球的版图当中。此前与泰达相似的还是重庆当代,然而在重庆市政府的努力下,重足似乎有了转机。

重庆市政府方面已经给出了承诺,会帮助重庆当代解决眼下困难,预计年后补齐一线队去年的工资奖金,并竭力促成本地企业参与投资俱乐部。俱乐部的新的中性名字也已经递交工商部门进行最后的手续,名字已经确定为“重庆两江竞技”。有意思的是,中超俱乐部似乎找到了对抗足协中性名的方法,因为重足新的金主正是“重庆两江竞技”里面的“两江”,即重庆两江集团。无论是国安还是泰达和重足,即使找到新的投资商,也只是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如果想要长久的经营下去,甚至打造中国的百年俱乐部,还是应该让俱乐部挣钱,而这才是破局的关键。(晴天恨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