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足球 – 杨毅侃球:雄鹿秒变纸老虎,字母该负全责吗?

短时间内,超级足球 雄鹿脑袋顶上“常规赛球队”这顶帽子是摘不掉了。超级足球

东部半决赛第二场,他们以一种令人很难接受的方式再折一阵。看着因为自己的犯规,将吉米·巴特勒在0秒时分送上罚球线,字母难过得坐在场边的广告牌上,深埋着脑袋不肯抬头。

这实在太像足球比赛点球大战的最终画面了,希罗和奥利尼克就像两个已经完成任务的球员,蹲在中线附近,巴特勒站上12码点,本身就是一个足球迷的他说,“我就是来负责最后那一蹴而就的。”

但他的对面连个守门员都没有,要搞定最后这一击实在不难,当他2罚全中后,热火已经取得了东部半决赛的2比0领先,将东部老大逼入到绝境之中。

雄鹿可以吐槽主裁判马克·戴维斯决定了比赛,但他们很清楚,此前裁判送给米德尔顿的3罚同样勉强。

他们输掉比赛的原因,根本并不在于这次判罚。

雄鹿之败,败在他们的篮球模式,是一条道走到黑的……

因为遭遇两连败,阿德托昆博在球迷群体中已经快被黑成一块焦炭了:没有投篮、技术粗糙、手段单一,说到底,就是一个常规赛球员等等。

大致来讲,这些评价都不算离谱。这是因为字母哥目前所取得的常规赛荣誉,的确已经来到了一个历史级别。

即将到手的连庄MVP,以及在同年内包揽MVP、最佳防守球员两座大奖,这样的荣耀将他一举推进了乔丹、奥拉朱旺、詹姆斯的行伍之中,倘若以这些前辈的标准来要求他,字母显然还不具备那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的比赛水准。

但字母真的是一个在季后赛毫无作用的球员吗?看着他本场比赛29分14篮板的统计单,似乎又很难给出这样的定论,即便你以每场“30+15”这样的标准来要求他,他也差不多完成了进攻端的工作,直到比赛最后时刻,他还有强行推转换的2+1表现,包括此前一战丢失的罚球手感,也基本找回到了七七八八。

可本场比赛他在场时,雄鹿队的攻防净效率,已经变成了-19.9,也就是每百回合净输19.9分,这甚至远超第一场的-9.5。

为什么,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些雄鹿队防守端字母的选择。

这3个比赛瞬间,都是雄鹿队在防守端给热火放出了相当不错的三分机会,出手的人,都是字母在防守上负责对位的杰伊·克劳德。

首先当巴特勒和邓肯·罗宾逊交叉换位,向禁区切入时,字母和布莱德索同时收缩,在外线放出了克劳德、德拉季奇两个三分空当;

当热火在强侧发起进攻时,弱侧的字母已经回收禁区,对手中路挡拆后他更坚定地留下保护篮筐,放给克劳德一个巨大的三分空当;

以及当热火队推动转换,字母在退防时,并没有第一时间落到克劳德面前,而是本能地退回禁区,米德尔顿在上线一防二,自然又是一个巨大的三分空当。

对本季高票当选最佳防守球员的字母来说,这些空当不是他防守走神或者懒散导致的,它们更多是“防守选择”所造成的,而这样放弃三分线、退守禁区的防守方式,又恰恰是雄鹿队赛季打出联盟最佳防守效率,一度打破NBA历史纪录最为倚仗的。

所以朋友们:这就是问题了,雄鹿目前真正面临的绝大难题,不仅在于字母是一个常规赛球员,更在于布登霍尔泽,似乎也是一个常规赛教练。

并没有任何对布登霍尔泽不敬的意思,事实上,布登霍尔泽的执教理念非常先进。

2018年入主雄鹿队以后,他迅速为球队建立了极其出色的攻防体系,球队战绩从此前一年的44胜飙升到60胜,本赛季如果常规赛一切正常,雄鹿完全有机会向队史最佳的66胜纪录发起冲击。

布登教练的理念先进在何处:进攻端,采取所谓一星四射的模式,在球队绝对核心字母的身边,其他所有人都具备三分投射能力,本季阿德托昆博虽然场均出场时间较短,但在场时的球权使用率37.5%却是联盟最高,队友们尽数给字母拉开空间,确保他能够以超强的个人能力碾压禁区,这也使得字母本赛季在进攻合理区内的场均得分已经来到了15.4分,命中率74.2%。这组数字有多么可怕?1999-00赛季,在当年拿下生涯唯一一座MVP奖杯的奥尼尔,在进攻合理区内场均14.4分,命中率74.8%。

防守一端,布登霍尔泽的理念更为神奇。如果说进攻上,他的这支雄鹿队在停摆前,至少禁区得分、三分球得分都在联盟前4,充分诠释了所谓“魔球理论”的精髓的话,那么布登霍尔泽制定的防守策略就堪称邪门:他让雄鹿队放对手投大量的三分球,注意,他们甚至是有意识地“放出一些三分球机会”,但却对禁区有着密不透风的捍卫。

在NBA球员三分球能力飞速提升的这些年,布登霍尔泽极其大胆的尝试,换来的结果是雄鹿连续两年防守效率全NBA第一。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据布登霍尔泽自己说,是布鲁克·洛佩斯和字母两个人的防守特性,让他研究出了这一套办法。尤其是大洛,这个大块头在防守端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布登霍尔泽一盘算,与其让本身也不太能扑出来的洛佩斯疲于奔命,倒不如就让他安守禁区,再加上字母非凡的扫荡协防能力,雄鹿队对手禁区得分的压制,简直就离谱。

尤其是当本赛季他们再签下另一个洛佩斯后,洛佩斯兄弟和字母,已经霸占了全NBA篮下压低对手命中率排行榜的前三,雄鹿的防守阵线更放心大胆地摆出了“内有高压电网,有本事你就在外边投死我”的架势。

事实上,本赛季你如果无法单场投进15个三分,那几乎是不可能打过雄鹿的。本季雄鹿常规赛的前15场失利,对手有13次投进了15记以上的三分,只有勒布朗单场38分8篮板8助攻,才能带着三分失准的湖人依然击败雄鹿一回。可即便对手投进15个三分球,雄鹿也依然保有20胜13负的战绩,首轮他们的对手魔术队也有4场比赛都投进15+的三分球,但也不过在其中赢下一场……

所以,雄鹿的三分球防守真空,更多时候像一个甜蜜的圈套,他诱惑着你不断出手,一旦命中率出现波动,那些蹦得老远的长篮板,就会变成雄鹿转换进攻的来源——你看,布式防守和布式进攻,就这么相辅相成地串上了。

布登霍尔泽的防守理念是绝对先进的,雄鹿的战绩和防守数据都是对此最好的说明。

但问题在于,它可能有点太先进了。先进到布登霍尔泽认为,他已经找到了“篮球比赛防守端的最优解”,他认为自己麾下的这支球队,已经把这道题做到极致了。

题目是死的,对手是活的,布登霍尔泽的错误在于:如果你过度相信篮球是一门科学,认为它就像解答一道高深的数学题一样,往往就会踏进一个误区,你会迷信手中的那个“最优解”已经非常接近于真理——可篮球比赛,从来都不会只有唯一解,你的对手在不断变化着考题,你也得变化着答题啊……

不夸张地说,当2020年NBA东部季后赛进入到四强阶段,一定程度上比赛已经变成了四位教练之间的斗智,布登霍尔泽、尼克·纳斯、史蒂文斯、斯波尔斯特拉是目前东部最优秀的四位教练,其中的后三位,在他们的执教生涯中都已经有过非常多随机应变的经典案例。

比如纳斯,在2019年季后赛中,他的球队多次改变防守策略,东部半决赛夹击恩比德、东部决赛以莱昂纳德看守字母、总决赛对库里祭出“Box One”战术;来到本赛季,为了最大限度发挥西亚卡姆作用,他又将范弗利特放进先发,尽全力让猛龙提速;

比如史蒂文斯,凯尔特人球迷都记得2018年的冬天一度非常难过,绿衫军只取得10胜10负的开局,进攻效率联盟倒数,史蒂文斯竟然把斯马特放进先发,瞬间解决了进攻问题;最近季后赛对阵猛龙,他又非常主动地把坎特给弃用掉了。

站在布登霍尔泽对面的斯波呢?

也是一样的,斯波首轮系列赛弃用纳恩、次轮又把小琼斯放到轮换以外,这都是对人员选择的调整。在策略上呢?当全世界都在造势,说阿德巴约可能是防字母最为出色的单人,斯波却压根没有用阿德巴约作为一个主防的人选……

本赛季常规赛,热火对阵雄鹿前2战全胜,是东部唯一两胜雄鹿的球队,但就在复赛后两队再次相遇时,美国媒体推出了一篇题为“阿德巴约是不是字母的梦魇”的报道,指出本赛季阿德巴约防守字母效果奇佳,结果MVP先生在重逢时,一路对着阿德巴约猛冲猛打,一场比赛就完成了5次一对一的扣篮。

这次对阵很快给了斯波启发,用阿德巴约去对位,就意味着字母面前的已经是热火最后一道防线,这样做的问题是,第一字母只要凿穿阿德巴约就立刻能攻击篮筐,补防球员都来不及施压;第二如果提前补防,也会给外线留出过大空当;第三在另外一侧还会产生一个克劳德顶防洛佩斯的对位,身高劣势严重。

于是如各位所见,当季后赛两队重逢时,主防字母的人选变了。

常规赛3场比赛交锋,据NBA官网数据,阿德巴约对位字母52.0回合,小德里克·琼斯对25.7回合,是最多防字母的两个人;可季后赛这两场,克劳德对位了44.0个回合,阿德巴约只对了19.6回合,同时吉米·巴特勒、伊戈达拉的对位时长都大幅度增加。

这才叫季后赛针锋相对的调整啊!你字母是全NBA禁区破坏力最强的球员,我就尽可能拒你于禁区之外,东部半决赛首战,热火只让字母在禁区得了6分。

所以和东部另三位在阵的教练相比,我们大概对布登霍尔泽可以有这样一个评价:谋划有余,机变不足。

论布局,论规划,布登霍尔泽是真正的大师级教练,但他仿佛一个特别适合执教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的教练,我只要奉行我的超前体系,在38轮联赛里提前两三轮夺冠都没问题。可一旦来到杯赛,一旦来到NBA季后赛这样极富针对性的比赛里,他对体系的迷信,就有墨守成规之嫌。

说布登完全不调整,当然也不公平。

他也忌惮热火的三分威力,从季后赛首轮开始就逐渐弃用了罗宾·洛佩斯,把替补5号位的时间交给了马文·威廉姆斯和字母哥分摊,包括两队半决赛首战,他也多让球员们外扩,尤其注意对邓肯·罗宾逊的追防;可进攻一端,他却无法及早改变思路,当字母持球面对一人筑墙、两侧协防的鹤翼阵时,他没有及时让字母以无球状态深入内线;

第二场,字母的无球频率终于稍为增加,他全场比赛的运动战进球,全部来自于转换、无球切入和二次进攻,没有一个是通过阵地战对鹤翼阵强杀打进的,这充分说明让字母多打无球、多推转换是行之有效的——数据显示,字母季后赛迄今,每次挡拆顺下能拿到1.5分,这绝对是顶级的顺下效率,可雄鹿场均只让他顺下2.6次,如果这个数字提升到8次左右呢?

而在防守端,布登霍尔泽更是掉进了热火的圈套:第一场比赛巴特勒独取40分,变成了雄鹿防守的心头大患,可当他们过度协防巴特勒后,热火的三分球才真正万箭齐发。常规赛三战,热火面对雄鹿每场投42.3个三分,中18.3个。季后赛首场,雄鹿好不容易将这两个数字压低到31投12中,结果转眼因为巴特勒忘了旧疮疤,热火立刻投了个45中17。

7人上双,这才是热火进攻最理想的形态。

回过头看,雄鹿去年在自由市场上失去布罗格登,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这是他们突投传最均衡的一员重将。

如今他们的外线配置里,米德尔顿只有投得最好,传球时会出现一些上图终这样明显因为偏差,使得字母连一个投篮犯规都没要到的情况;此外布莱德索投篮威胁不够,马修斯持球能力有限,其他迪文琴佐、乔治·希尔、康诺顿和科沃尔,显然也都有各自的局限——当字母能包打一切的时候,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他们每个人修修补补、各司其职,便足以支撑起一套高效的进攻方式。

可一旦这条道走得不顺时,雄鹿却很难做到另取捷径,他们目前的状态,就是歪歪扭扭、磕磕绊绊,但我就死活还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其实NBA里这么坚持的球队不止雄鹿。那支曾经在西决连投27个三分不中的球队,更加极端、更加疯狂,这些尤其信奉某一种数字理论的球队,往往就会现在那些数学模型里不能自拔。可真正的成功者是什么样的:史蒂夫·科尔的球队在季后赛曾多少次陷入逆境,他开发出过博格特对托尼·阿伦的诡异对位,2016年决然启用死亡五小阵容作为先发,更是令人赞叹至今的妙笔。

这才是兵家所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

雄鹿的问题,到这里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这就是一个常规赛核心球员,遇上了一个常规赛教练,在“常规”状态下,他们都已经是极致的好,但却不能因此就一成不变了。

的确,或许他们坚持自我,就像系列赛第2场这样,稍微提升一下对三分球的注意力,就还是有机会完成逆转的。

但我多少还是希望,布登霍尔泽作为两次年度最佳教练得主,本年度最佳教练第二名,还是能带给更多球迷一些季后赛级别的乐趣:哪怕,你只是缩减一下轮换,把每场轮换只用9个人;哪怕,你只是让字母多当几次掩护墙,从而以无球状态更容易地接近篮筐。

还是那句话,篮球这项运动,随着球员们的远程制导能力日渐增强,终究会被彻底改变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把他当成一个科研项目,寻求它最优的解法。

这就像人类战争史的变革:当洲际导弹被研发出来后,那些城墙就再也没有战略价值了,他们只会矗立在那里,发出上一个时代遗留给后人的悲鸣。

现代战争,早已变成了一场科技实力的比拼,人类所配备的武器水准不断升级,早已到达了前人无法想象的高度。但这也就意味着:不会有以弱胜强的故事出现了。

再也不会有什么木马屠城的传说,再也不会有什么空城计的胆略,甚至都不会有因为不擅水战而着了道的八十三万曹军——强就是强,弱就是弱,其实这挺无聊的。倘若体育或者说篮球,有朝一日也变得只有一种取胜模式,那它的魅力其实也就日渐褪去了。数百年前,戚继光就知道给每五人一小组的戚家军设计多种战法,现在的篮球,怎么就打着打着,大伙殊途同归了呢?

体育作为和平年代的战争,它之所以被珍视。就因为它不仅能让每个人热血沸腾,而且还足够有悬念,它正需要人们在和平年代里展现谋略的精彩、智慧的交锋和针锋相对的魅力。

那些《孙子兵法》里“上兵伐谋”的故事,早早都被翻译成英文印在了一座座美国的球馆里(如上图),这本中国古代最古老最权威的兵书,也成为了在美国最畅销的一本中文书。它在大洋那头有一个奇妙的译名,The Art of War,《战争的艺术》。

篮球也一样,它是一门艺术,不是一门学科。倘若布登霍尔泽还把这当成一场考试有题要解,倒不如就试试背诵《孙子兵法》。

背着背着,你就会发现其中有一句话叫:“兵者,诡道也。”

画下来,这才是要考的。雄鹿绝不能再这样一直打明牌了。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原声】热火116-114雄鹿 最后时刻剧本一波三折

正在加载…

<>

    短时间内,雄鹿脑袋顶上“常规赛球队”这顶帽子是摘不掉了。

    东部半决赛第二场,他们以一种令人很难接受的方式再折一阵。看着因为自己的犯规,将吉米·巴特勒在0秒时分送上罚球线,字母难过得坐在场边的广告牌上,深埋着脑袋不肯抬头。

    这实在太像足球比赛点球大战的最终画面了,希罗和奥利尼克就像两个已经完成任务的球员,蹲在中线附近,巴特勒站上12码点,本身就是一个足球迷的他说,“我就是来负责最后那一蹴而就的。”

    但他的对面连个守门员都没有,要搞定最后这一击实在不难,当他2罚全中后,热火已经取得了东部半决赛的2比0领先,将东部老大逼入到绝境之中。

    雄鹿可以吐槽主裁判马克·戴维斯决定了比赛,但他们很清楚,此前裁判送给米德尔顿的3罚同样勉强。

    他们输掉比赛的原因,根本并不在于这次判罚。

    雄鹿之败,败在他们的篮球模式,是一条道走到黑的……

    因为遭遇两连败,阿德托昆博在球迷群体中已经快被黑成一块焦炭了:没有投篮、技术粗糙、手段单一,说到底,就是一个常规赛球员等等。

    大致来讲,这些评价都不算离谱。这是因为字母哥目前所取得的常规赛荣誉,的确已经来到了一个历史级别。

    即将到手的连庄MVP,以及在同年内包揽MVP、最佳防守球员两座大奖,这样的荣耀将他一举推进了乔丹、奥拉朱旺、詹姆斯的行伍之中,倘若以这些前辈的标准来要求他,字母显然还不具备那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的比赛水准。

    但字母真的是一个在季后赛毫无作用的球员吗?看着他本场比赛29分14篮板的统计单,似乎又很难给出这样的定论,即便你以每场“30+15”这样的标准来要求他,他也差不多完成了进攻端的工作,直到比赛最后时刻,他还有强行推转换的2+1表现,包括此前一战丢失的罚球手感,也基本找回到了七七八八。

    可本场比赛他在场时,雄鹿队的攻防净效率,已经变成了-19.9,也就是每百回合净输19.9分,这甚至远超第一场的-9.5。

    为什么,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些雄鹿队防守端字母的选择。

    这3个比赛瞬间,都是雄鹿队在防守端给热火放出了相当不错的三分机会,出手的人,都是字母在防守上负责对位的杰伊·克劳德。

    首先当巴特勒和邓肯·罗宾逊交叉换位,向禁区切入时,字母和布莱德索同时收缩,在外线放出了克劳德、德拉季奇两个三分空当;

    当热火在强侧发起进攻时,弱侧的字母已经回收禁区,对手中路挡拆后他更坚定地留下保护篮筐,放给克劳德一个巨大的三分空当;

    以及当热火队推动转换,字母在退防时,并没有第一时间落到克劳德面前,而是本能地退回禁区,米德尔顿在上线一防二,自然又是一个巨大的三分空当。

    对本季高票当选最佳防守球员的字母来说,这些空当不是他防守走神或者懒散导致的,它们更多是“防守选择”所造成的,而这样放弃三分线、退守禁区的防守方式,又恰恰是雄鹿队赛季打出联盟最佳防守效率,一度打破NBA历史纪录最为倚仗的。

    所以朋友们:这就是问题了,雄鹿目前真正面临的绝大难题,不仅在于字母是一个常规赛球员,更在于布登霍尔泽,似乎也是一个常规赛教练。

    并没有任何对布登霍尔泽不敬的意思,事实上,布登霍尔泽的执教理念非常先进。

    2018年入主雄鹿队以后,他迅速为球队建立了极其出色的攻防体系,球队战绩从此前一年的44胜飙升到60胜,本赛季如果常规赛一切正常,雄鹿完全有机会向队史最佳的66胜纪录发起冲击。

    布登教练的理念先进在何处:进攻端,采取所谓一星四射的模式,在球队绝对核心字母的身边,其他所有人都具备三分投射能力,本季阿德托昆博虽然场均出场时间较短,但在场时的球权使用率37.5%却是联盟最高,队友们尽数给字母拉开空间,确保他能够以超强的个人能力碾压禁区,这也使得字母本赛季在进攻合理区内的场均得分已经来到了15.4分,命中率74.2%。这组数字有多么可怕?1999-00赛季,在当年拿下生涯唯一一座MVP奖杯的奥尼尔,在进攻合理区内场均14.4分,命中率74.8%。

    防守一端,布登霍尔泽的理念更为神奇。如果说进攻上,他的这支雄鹿队在停摆前,至少禁区得分、三分球得分都在联盟前4,充分诠释了所谓“魔球理论”的精髓的话,那么布登霍尔泽制定的防守策略就堪称邪门:他让雄鹿队放对手投大量的三分球,注意,他们甚至是有意识地“放出一些三分球机会”,但却对禁区有着密不透风的捍卫。

    在NBA球员三分球能力飞速提升的这些年,布登霍尔泽极其大胆的尝试,换来的结果是雄鹿连续两年防守效率全NBA第一。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据布登霍尔泽自己说,是布鲁克·洛佩斯和字母两个人的防守特性,让他研究出了这一套办法。尤其是大洛,这个大块头在防守端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布登霍尔泽一盘算,与其让本身也不太能扑出来的洛佩斯疲于奔命,倒不如就让他安守禁区,再加上字母非凡的扫荡协防能力,雄鹿队对手禁区得分的压制,简直就离谱。

    尤其是当本赛季他们再签下另一个洛佩斯后,洛佩斯兄弟和字母,已经霸占了全NBA篮下压低对手命中率排行榜的前三,雄鹿的防守阵线更放心大胆地摆出了“内有高压电网,有本事你就在外边投死我”的架势。

    事实上,本赛季你如果无法单场投进15个三分,那几乎是不可能打过雄鹿的。本季雄鹿常规赛的前15场失利,对手有13次投进了15记以上的三分,只有勒布朗单场38分8篮板8助攻,才能带着三分失准的湖人依然击败雄鹿一回。可即便对手投进15个三分球,雄鹿也依然保有20胜13负的战绩,首轮他们的对手魔术队也有4场比赛都投进15+的三分球,但也不过在其中赢下一场……

    所以,雄鹿的三分球防守真空,更多时候像一个甜蜜的圈套,他诱惑着你不断出手,一旦命中率出现波动,那些蹦得老远的长篮板,就会变成雄鹿转换进攻的来源——你看,布式防守和布式进攻,就这么相辅相成地串上了。

    布登霍尔泽的防守理念是绝对先进的,雄鹿的战绩和防守数据都是对此最好的说明。

    但问题在于,它可能有点太先进了。先进到布登霍尔泽认为,他已经找到了“篮球比赛防守端的最优解”,他认为自己麾下的这支球队,已经把这道题做到极致了。

    题目是死的,对手是活的,布登霍尔泽的错误在于:如果你过度相信篮球是一门科学,认为它就像解答一道高深的数学题一样,往往就会踏进一个误区,你会迷信手中的那个“最优解”已经非常接近于真理——可篮球比赛,从来都不会只有唯一解,你的对手在不断变化着考题,你也得变化着答题啊……

    不夸张地说,当2020年NBA东部季后赛进入到四强阶段,一定程度上比赛已经变成了四位教练之间的斗智,布登霍尔泽、尼克·纳斯、史蒂文斯、斯波尔斯特拉是目前东部最优秀的四位教练,其中的后三位,在他们的执教生涯中都已经有过非常多随机应变的经典案例。

    比如纳斯,在2019年季后赛中,他的球队多次改变防守策略,东部半决赛夹击恩比德、东部决赛以莱昂纳德看守字母、总决赛对库里祭出“Box One”战术;来到本赛季,为了最大限度发挥西亚卡姆作用,他又将范弗利特放进先发,尽全力让猛龙提速;

    比如史蒂文斯,凯尔特人球迷都记得2018年的冬天一度非常难过,绿衫军只取得10胜10负的开局,进攻效率联盟倒数,史蒂文斯竟然把斯马特放进先发,瞬间解决了进攻问题;最近季后赛对阵猛龙,他又非常主动地把坎特给弃用掉了。

    站在布登霍尔泽对面的斯波呢?

    也是一样的,斯波首轮系列赛弃用纳恩、次轮又把小琼斯放到轮换以外,这都是对人员选择的调整。在策略上呢?当全世界都在造势,说阿德巴约可能是防字母最为出色的单人,斯波却压根没有用阿德巴约作为一个主防的人选……

    本赛季常规赛,热火对阵雄鹿前2战全胜,是东部唯一两胜雄鹿的球队,但就在复赛后两队再次相遇时,美国媒体推出了一篇题为“阿德巴约是不是字母的梦魇”的报道,指出本赛季阿德巴约防守字母效果奇佳,结果MVP先生在重逢时,一路对着阿德巴约猛冲猛打,一场比赛就完成了5次一对一的扣篮。

    这次对阵很快给了斯波启发,用阿德巴约去对位,就意味着字母面前的已经是热火最后一道防线,这样做的问题是,第一字母只要凿穿阿德巴约就立刻能攻击篮筐,补防球员都来不及施压;第二如果提前补防,也会给外线留出过大空当;第三在另外一侧还会产生一个克劳德顶防洛佩斯的对位,身高劣势严重。

    于是如各位所见,当季后赛两队重逢时,主防字母的人选变了。

    常规赛3场比赛交锋,据NBA官网数据,阿德巴约对位字母52.0回合,小德里克·琼斯对25.7回合,是最多防字母的两个人;可季后赛这两场,克劳德对位了44.0个回合,阿德巴约只对了19.6回合,同时吉米·巴特勒、伊戈达拉的对位时长都大幅度增加。

    这才叫季后赛针锋相对的调整啊!你字母是全NBA禁区破坏力最强的球员,我就尽可能拒你于禁区之外,东部半决赛首战,热火只让字母在禁区得了6分。

    所以和东部另三位在阵的教练相比,我们大概对布登霍尔泽可以有这样一个评价:谋划有余,机变不足。

    论布局,论规划,布登霍尔泽是真正的大师级教练,但他仿佛一个特别适合执教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的教练,我只要奉行我的超前体系,在38轮联赛里提前两三轮夺冠都没问题。可一旦来到杯赛,一旦来到NBA季后赛这样极富针对性的比赛里,他对体系的迷信,就有墨守成规之嫌。

    说布登完全不调整,当然也不公平。

    他也忌惮热火的三分威力,从季后赛首轮开始就逐渐弃用了罗宾·洛佩斯,把替补5号位的时间交给了马文·威廉姆斯和字母哥分摊,包括两队半决赛首战,他也多让球员们外扩,尤其注意对邓肯·罗宾逊的追防;可进攻一端,他却无法及早改变思路,当字母持球面对一人筑墙、两侧协防的鹤翼阵时,他没有及时让字母以无球状态深入内线;

    第二场,字母的无球频率终于稍为增加,他全场比赛的运动战进球,全部来自于转换、无球切入和二次进攻,没有一个是通过阵地战对鹤翼阵强杀打进的,这充分说明让字母多打无球、多推转换是行之有效的——数据显示,字母季后赛迄今,每次挡拆顺下能拿到1.5分,这绝对是顶级的顺下效率,可雄鹿场均只让他顺下2.6次,如果这个数字提升到8次左右呢?

    而在防守端,布登霍尔泽更是掉进了热火的圈套:第一场比赛巴特勒独取40分,变成了雄鹿防守的心头大患,可当他们过度协防巴特勒后,热火的三分球才真正万箭齐发。常规赛三战,热火面对雄鹿每场投42.3个三分,中18.3个。季后赛首场,雄鹿好不容易将这两个数字压低到31投12中,结果转眼因为巴特勒忘了旧疮疤,热火立刻投了个45中17。

    7人上双,这才是热火进攻最理想的形态。

    回过头看,雄鹿去年在自由市场上失去布罗格登,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这是他们突投传最均衡的一员重将。

    如今他们的外线配置里,米德尔顿只有投得最好,传球时会出现一些上图终这样明显因为偏差,使得字母连一个投篮犯规都没要到的情况;此外布莱德索投篮威胁不够,马修斯持球能力有限,其他迪文琴佐、乔治·希尔、康诺顿和科沃尔,显然也都有各自的局限——当字母能包打一切的时候,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他们每个人修修补补、各司其职,便足以支撑起一套高效的进攻方式。

    可一旦这条道走得不顺时,雄鹿却很难做到另取捷径,他们目前的状态,就是歪歪扭扭、磕磕绊绊,但我就死活还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其实NBA里这么坚持的球队不止雄鹿。那支曾经在西决连投27个三分不中的球队,更加极端、更加疯狂,这些尤其信奉某一种数字理论的球队,往往就会现在那些数学模型里不能自拔。可真正的成功者是什么样的:史蒂夫·科尔的球队在季后赛曾多少次陷入逆境,他开发出过博格特对托尼·阿伦的诡异对位,2016年决然启用死亡五小阵容作为先发,更是令人赞叹至今的妙笔。

    这才是兵家所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

    雄鹿的问题,到这里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这就是一个常规赛核心球员,遇上了一个常规赛教练,在“常规”状态下,他们都已经是极致的好,但却不能因此就一成不变了。

    的确,或许他们坚持自我,就像系列赛第2场这样,稍微提升一下对三分球的注意力,就还是有机会完成逆转的。

    但我多少还是希望,布登霍尔泽作为两次年度最佳教练得主,本年度最佳教练第二名,还是能带给更多球迷一些季后赛级别的乐趣:哪怕,你只是缩减一下轮换,把每场轮换只用9个人;哪怕,你只是让字母多当几次掩护墙,从而以无球状态更容易地接近篮筐。

    还是那句话,篮球这项运动,随着球员们的远程制导能力日渐增强,终究会被彻底改变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把他当成一个科研项目,寻求它最优的解法。

    这就像人类战争史的变革:当洲际导弹被研发出来后,那些城墙就再也没有战略价值了,他们只会矗立在那里,发出上一个时代遗留给后人的悲鸣。

    现代战争,早已变成了一场科技实力的比拼,人类所配备的武器水准不断升级,早已到达了前人无法想象的高度。但这也就意味着:不会有以弱胜强的故事出现了。

    再也不会有什么木马屠城的传说,再也不会有什么空城计的胆略,甚至都不会有因为不擅水战而着了道的八十三万曹军——强就是强,弱就是弱,其实这挺无聊的。倘若体育或者说篮球,有朝一日也变得只有一种取胜模式,那它的魅力其实也就日渐褪去了。数百年前,戚继光就知道给每五人一小组的戚家军设计多种战法,现在的篮球,怎么就打着打着,大伙殊途同归了呢?

    体育作为和平年代的战争,它之所以被珍视。就因为它不仅能让每个人热血沸腾,而且还足够有悬念,它正需要人们在和平年代里展现谋略的精彩、智慧的交锋和针锋相对的魅力。

    那些《孙子兵法》里“上兵伐谋”的故事,早早都被翻译成英文印在了一座座美国的球馆里(如上图),这本中国古代最古老最权威的兵书,也成为了在美国最畅销的一本中文书。它在大洋那头有一个奇妙的译名,The Art of War,《战争的艺术》。

    篮球也一样,它是一门艺术,不是一门学科。倘若布登霍尔泽还把这当成一场考试有题要解,倒不如就试试背诵《孙子兵法》。

    背着背着,你就会发现其中有一句话叫:“兵者,诡道也。”

    画下来,这才是要考的。雄鹿绝不能再这样一直打明牌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